剪市新闻
剪市新闻
剪市新闻
当前位置: 剪市新闻>娱乐>专访《城南旧事》导演吴贻弓
专访《城南旧事》导演吴贻弓

2019-10-30 19:23:49

来源:剪市新闻  

剪市新闻

著名导演吴龚毅于2019年9月14日逝世。这是2012年的一次采访。

电影《南方城市的古老故事》的剧照

“这是迄今为止我获得的最高荣誉,也是一种没有任何其他成分的纯粹的职业荣誉。我非常珍惜它,感到非常荣幸。我最不想说的是,这部电影万岁。”在最近的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表彰大会上,获得终身成就奖的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荣誉会员、著名导演吴龚毅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。吴龚毅在贾张克、陆川、王小帅和张洋的陪同下一起获得了该奖项,这也反映了中国电影人代代相传的意义。

吴龚毅的代表导演《城南旧事》拍摄于1982年,创下了当年的许多纪录。作为中国导演协会年度表彰大会的活动之一,这部电影在北京中国世纪纪念碑数字艺术博物馆举行了特别放映。这部电影拍摄于30年前,以不同的感觉和品味在今天的大屏幕上放映。也是“第四代”的东田·郑曾经评论过这部电影:“感伤的故事散发着温暖,褪色的人物留下微笑,压抑的胡同有着不同的品味。这种“让真实的童年过去,灵魂的童年永远延续”的感觉给了这座城市南部的古老故事一种神圣的感觉,它背后的光是庄严的”。然而,当“馆外,古道下,绿草如茵”的“告别”终曲响起,当剧院的灯光亮起时,73岁的吴龚毅正坐在一群“80后”和“90后”的年轻观众中间。他哽咽着走向舞台,深深地向观众鞠躬,说谢谢你来看这部电影。

记者:30年前拍摄的《南方城市的古老故事》再次出现在大屏幕上。你现在如何评价这部电影?

吴龚毅:一般来说,这是一部慢镜头电影。现在是快速消费的时代,城南的老故事不像现在的商业大片,繁荣了一阵子。《南方城市的老故事》已经30年了,我们仍然保持每年播放三次的记录。当然,它不是在电影院播放,而是在每年春节、中秋节和国庆节在中央电视台播放。每次播出后,他们都会收到观众的反馈,这证明电影的“慢热”是持续的。

记者:这种自觉的实践在《城南旧事》中得到了深刻的体现,细节的真实性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那些卖绿罐,玩糖锣,换火柴,发出不好的红色的人...可以说是北京老城的挽歌。

吴龚毅:首先,我想说这与当时的创作环境有很大关系。在20世纪80年代,工作室制作的电影的平均成本是29万元。然而,电影《南方城市的古老故事》花费了57万元。当时,他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已故导演许三楚是一位真正的电影企业家。他有勇气和远见,也为20世纪80年代的辉煌做出了贡献。是他决定增加拍摄这部电影的资金。这部电影的最终版本发行了,追回了110万元,可以说已经赚了钱。

另一方面,很多人认为《城南旧事》中北京古城的场景实际上是我们在真实场景中拍摄的,而这些场景实际上是电影制片厂艺术家的巧妙之手。不要说北京现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30年前,当我们来到北京拍摄时,我们实际上无法拍摄林海印原创作品中描述的原始程楠街道和胡同。除了西山的红叶和《疯女人》的小庭院在电影中是真实的,其余都是我们建造的场景。当然,在我们拍完电影后,“疯女人”房子的院子被拆除了。胡同和街道,包括电影中“小偷”藏身的草地,都是我们工作室的艺术家在废弃的江湾机场建造的。那时,电影制作人真的很棒!

记者:据说看过《城南旧事》的剧本后,很多人因为“没有戏剧”而担心你。然而,你没有花时间“寻找戏剧”。相反,你探索了戏剧在电影中的分解。目前,许多导演用剧本“寻找剧本”,甚至尽力“添加剧本”,甚至强行“收集剧本”。恐怕没有戏剧封面他们无法吸引观众。更有趣的是,许多观众首先看了电影《城南旧事》,然后去找一本小说。可以说,《城南旧事》是文学改编的典范。

吴龚毅:台湾也拍了《城南旧事》,但是林海印说她只承认我们拍了这部。电影应该说有一定的政治意义,尽管电影本身并不直接反映一些政治内容。林·海印于1960年出版了这本自传体短篇小说集。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,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才开始有计划、有选择地引进台湾作家的文学作品。频道打开了。《城南旧事》流传到电影圈。首先,北方电影厂的老导演易敏把剧本改编成电影剧本。剧本改编后,第一选择当然是北方电影。然而,出于各种原因,北方电影没有被拍摄。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陈黄梅向北方电影厂强烈推荐了这部电影,电影厂的领导一致同意了这一决定。

记者:我经常听到观众问:你,一个上海本地导演,是怎么拍出这样一部北京风格的电影的?

吴龚毅:黄宗江和林海印几乎同龄。他曾经说过,如果他当时写北京,他的记忆肯定不会像小说作者那样准确。近年来北京难以察觉的变化侵蚀了人们的记忆。然而,我们这些不住在北京的人应该对北京更加敏感,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。所以我们去寻找老北京的“味道”。我们用“淡淡的悲伤和深深的相思”作为整体的音调结构。北京的东阳、骆驼队的钟声、《我们看海》的文字以及所有这些人物都表达了难以言表的感情。“旧”事物的感觉立刻显现出来。分散的文化作品很难改编。这三个不相关的故事是由不相关的人物组成的,保持了原小说的分段结构,还是分散后交织在一起?我们抓住了“在每个故事的结尾,其中的主要人物都离开了我”的情感积累,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味道。然而,我想说的是,这些都是电影《南方城市的古老故事》中“这个”的独特之处。真正的意思是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个场景。

记者:《城南旧事》也感叹导演的整体文艺成就和对电影艺术规律的深刻研究,这在当代电影创作者中是罕见的。可以说,当前的文艺创作环境相当浮躁,缺乏对电影文学的细致把握,缺乏对电影观念和电影语言的自觉探索,缺乏对各种细节的细致刻画。

吴龚毅:一个记者问我,“我们还能拍像《城南旧事》这样的电影吗?”我说,“这部电影现在不可能诞生。“因为这是20世纪80年代的深刻感受,也是一个时代的深刻共鸣。当我在拍摄《城南旧事》时,我在想将来不会有多少人会看这部电影,我也没有过多考虑如何感染观众。我只是在想如何诚实地展示我所喜爱和同情的这几个角色,并通过这些角色让观众了解20世纪20年代的老北京。我的目的只不过是这个。我希望所有有创造力的员工都会喜欢这些角色,并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通过一点一点的具体工作,把他们积累到我们的电影中。然而,有趣的是,原始的轻电影间接获得了强烈的感觉,这是一种由观众实际感受强化的共鸣效果。这是观众“思考”的结果。我通过这部电影真正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艺术交流卷02/2012| |张悦

  • 上一篇:青岛规模最大环卫公寓"网"在西海岸新区投用 总建筑面
  • 下一篇:威海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举行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专题
  • 栏目资讯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djaxelf.com 剪市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